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那年我18

那年我18

添加:2020-04-20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END
夏日的知了在枝头歌唱,午夜的微风也未能驱走那份燥热,一如我的心情。   再过三天就是我的生日,到那天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对全世界宣布我长大成人了,我可以不必再听爸妈的絮絮叨叨,我可以名正言顺的谈恋爱,可以不受束缚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了,这一切都因为到那天我就满18岁了。平凡的日子因此而变得不平凡起来,我烦躁无比又满心欢喜的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。   伟是我高中的同学,他从高一时起便对我展开了疯狂的追求,他足有一米八高,长得英俊魁梧,一直是学校里很多和我一样处于豆蔻年华、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,但他对其它女孩不屑一顾,始终对我癡心一片,这让我的虚荣心很是满足。   但我在学校一众女生里也算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,虽不敢自夸国色天香倒也出落得亭亭玉立,所以裙下也不乏追求者,整天被包围在鲜花和奉承声中这让我多少有点高傲,脸若冰霜的拒绝成了我习惯做的事,伟也不能例外,但他从未气馁,在被我拒绝了N次之后,我终于被他感动,娇羞着答应做他的女友。当时,他脸上那欣喜若狂的神情深深的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。   今天,是我的生日,伟当然不会忘记。他将我约到了他家里,为我準备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烛光晚餐,当然也少不了生日礼物啦。我喝了点红酒,很快的,便映照得脸如桃花分外红,气氛显得浪漫、温馨,伟火辣辣的目光一直深情的凝望着我,看得我心头如鹿撞,女人的直觉告诉我,今晚一定会有事发生,这让我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。   终于,这顿晚餐在略显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,伟拉着我的手坐到了沙发上,一番热辣辣的甜言蜜语后,他搂紧我开始向我索吻,我也热烈地回应着他。   或许是受了酒精的影响,又或许是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又在这麽浪漫的气氛下,我显得有些意乱情迷,平时的矜持不知到哪去了,我感到呼吸渐渐急促起来,手不自觉的抚摸着伟那健硕的胸肌。   伟仿佛是受到了鼓励,他激动得连手指都在发颤,哆哆嗦嗦地解开了我的衣服,我感到我的双乳从胸罩中解脱出来,伟的双手按在了上面,轻轻的打着圈,像有一阵阵电流传来,我一阵眩晕,脑袋顿时空白。   “梅,你真美!”   迷迷糊糊的我听到伟的赞美,欲语还羞,我闭上了眼睛,小鸟依人般的往伟怀里躲去,任凭伟的手在我周身游走,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。  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伟的面前敞开胸襟变得这麽豪放,以前我只允许他吻我,每当他想要再进一步时总是被我坚决的拒绝了,他虽无奈,但并未强迫我,用他的话来说,就是因为爱我所以尊重我。现在,伟渐渐不满足于将手只停留在我的胸前,开始摸索着往他更渴望碰到的地方而去。   酒精在我的身体里发挥着奇妙的化学作用,我感到自己渐渐失去了抵抗的勇气。伟的手笨拙的解开了我的裙子,温热的手掌紧贴在我两腿间不安份的乱动,我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惊慌,双腿本能的夹紧,意图阻止伟的前进,但伟拿出了追求我时那股韧劲,他的手不依不挠的顽强挺进着,渐渐深入腹地。   从未被男人的手触摸过的少女禁地在不断战栗,从我的体内冒出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官愉悦,我感到开始有汩汩的水流从我身体里不断涌出,那是我甜蜜的哭泣。我紧紧咬住嘴唇,竭力阻止自己发出欢快的呻吟,但双腿的力量却渐渐消失了……   伟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从他口中呼出的热气吹在我幼嫩的肌肤上令我骚痒难忍,我不断晃动娇躯躲避着,口中发出了咯咯不止的笑声。   “伟,好痒,不要……不要嘛……”   我不自觉的哀求伟,这让伟很是得意。   “梅,很痒吗?我会让你觉得很舒服的!”   伟说着,那充满魔力的手又在我的下体勤奋的挖弄,他的嘴也不甘人后地凑到了我的胸前,我感到整个乳房都被他含到了嘴里,他的舌头来来回回不断挑逗着我的乳头,强烈的电流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,天啊!我已经快被慾望的烈火烧成灰烬了。   “我的小公主,你平时老对我兇巴巴的,只有现在才像个小女人样,我今天一定要彻底征服你,我要你做我的女人!”   伟不失时机的在我耳边说了这番话,要在平时,我一定是立马给他两巴掌再说,可现在,我已经失去反抗的勇气了。因为……因为他的手指不知何时竟寻找到了我的小豆豆,他正在我这个快乐源泉上不停地巡游、爱抚,从那里升起连我的灵魂也为之颤抖的愉悦,一剎那间,他便令我彻底缴械,好象是埋藏了18年的激情突然爆发,我在心里大声吶喊:“来吧,快来吧,快来征服我吧!”   心有灵犀一点通,伟好象听到了我的呼唤,他在一瞬间便变成了一头兇猛无比的野兽,他一把将我整个人抱起来又摆到了沙发边,与刚才不同的是,在这个过程中,我的双腿被他架到了肩膀上,他也将头埋进了我的双腿间,他的舌头敏捷的在我的私处徘徊,发出‘啧啧’不停的吮吸声,我感到随着伟的吮吸一波波强烈的快感随之而来,从我体内源源不绝的有滚烫的爱液涌出。   透过伟低垂的头,我看到自己那条洁白的小内裤已经被伟撸到了脚跟边,正挂在那儿迎风摇摆,天啊,真是羞耻。想到自己最隐私的地方正被伟埋头看了个一览无遗,我一下子又羞又急,脑瓜子似乎清醒了些,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我伸手一把推开了伟,口里娇呼道:“不许你看!不许你看!”   伟闻言似是一楞,但很快释然。   “小宝贝,等不及了吗?你看你的水流得好多啊!”   伟说着,将手从我的胯下掠过,手指带起一根粘稠的水丝,还发出淫靡的闪光。看到自己淫蕩的模样,又听着伟淫邪的调侃,羞愧之余又感到莫名的刺激。   “咦∼∼∼”   我一声惊呼,羞得真想找个洞鉆进去,双手自然而然的矇在了脸上。   “梅,你準备好了吗?我来啦!”   我听得伟一声喊,感到似乎有火烫的东西顶着我的下腹,我忙睁开眼一看,啊!!!我见到伟不知怎地已脱了个精光,在他的腹下有只怪物正沖天耸立着,只见它生得大头小身、红肿恐怖、面目狰狞,还一颤一颤的跳动着在我的玉门关前耀武扬威。乍一看,把我吓了个魂不附体,又给它搞得心慌意乱。   “啊,你这是要干嘛?!”   我惊叫一声,本能的抱成了一团。   “嘿嘿,这还用问吗,当然是要让你真正成为我的女人啦!”   伟淫笑着扑到了我的身上,嘴巴在我的脸上乱啃。此时伟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平时那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气不知跑哪去了,变得兇神恶煞似的,那样子让人看了心里害怕。   我只楞了万分之一秒便清醒过来,意识到再不阻止他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。我激烈的挣扎着,双手在伟的身上乱抓乱挠,长长的手指甲在伟裸露的肌肤上划过,发出嗤嗤的声响。但伟好象一点没觉得痛,从他喉咙里发出吭哧吭哧那种类似野兽的闷哼声,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,粗暴而有力,我的反抗在他面前成了无力的挣扎。   渐渐地,我感到越来越力竭,气喘吁吁,我惊恐地意识到一个少女最宝贵的东西就快要从我身上失去了,这让我莫名的恐惧,忽地,悲从中来,我‘哇’的一下痛哭失声……   “伟,不要,不要啊……我们还小,我…我还没準备好……让我爸知道了,他……他一定会打死我的……”   我语无伦次的哀求着伟,自己都不知自己在说些什麽,我只知道这是我想保住自己的贞操唯一能做的事了。   伟果然被打动了,他停了下来,含情脉脉的望着我,手指温柔的替我拭去泪珠,柔声说道:“梅,对不起,我吓到你了吗?原谅我,原谅我。”   伟说着将脸贴到了我面前,舌头在我的脸上滑来滑去,好象要把我的眼泪都吞到肚里去,边舔着还听得他喃喃自语:“梅,我爱你,我太爱你了,这你知道的,我绝不会伤害你的。”   霎那间,我觉得心底里有个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,幸福的感觉铺天盖地而来,全身都被感动所包裹着,我也情不自禁的回应着:“你知道的,我也爱你!伟。”   “爱我就给我!梅,我要你,给我,给我!”   伟再一次失控,他疯狂的吻遍了我的全身,吻得我周身火烧火燎的烫。   “不行的,伟,我们还小啊。”   我猛吞了口唾液这才艰难的从嘴里吐出了这句话,但声音低得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像是在拒绝。   “梅,我们都18岁了,已经是个成年人了!再说,我们都快毕业了,一旦我们俩都考上了大学那我们就要天各一方,也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聚了。我真怕时空的阻隔会让我失去你啊!梅,你知道吗?”   伟从我身上擡起头来凝望着我,那眼里深沈的哀伤让我不忍卒视。是啊,伟说得对,也许再过些日子我和他就要各奔东西再也难得见上一面了,霎时间,我的心也被这淡淡的离愁给笼盖,更有一份被伟真情表白打动的感怀。   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伟,不论我去到天涯海角,我都一样的爱着你,没有别人能够替代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!”   说着说着我那不争气的泪水又是滴了下来,但我明白这已不再是因为受到侵犯而流下的屈辱的泪水,它因为搀杂了一丝异样的情愫而变得不同,或许,这就是人们所说的——甜蜜的哭泣吧!   伟激动得情难自控,嘴里念叨着:“梅,我也是的,你在我心中就像女神一样高贵,没有人能替代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!”   伟说着又是扑到我身上紧紧的抱住我,这回是将他一米八的身高、足有一百来斤的身子全压在了我娇小的身体上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幸福得窒息。  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从伟身上发出的似熟悉又似陌生的阳刚气息不由分说直扑鼻端,我突然就有了种难以启齿的渴望,那是渴望与心爱的人融为一体、永不分开的感觉——神秘莫测又令人向往。   理智的防线顷刻崩塌,我听从来自体内最原始的呼唤。鼓起勇气我伸手握住了伟那根丑陋的东西,哇!热得烫手,把我吓了一跳,也为自己的大胆。   我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伟显然也大吃一惊,我看到,他的脸一下子便红得像关公一样,但他很快反应过来,捉住我的手引导着它在他的命根上轻轻律动,那个神奇的小家伙在我的手中越变越硬,越变越大,我甚至能感觉到它一下跳得紧似一下的脉动,这把我也闹了个大红脸。   感觉越来越奇妙,情慾越来越高涨,一切似乎该是顺理成章的发生了……   “梅,我受不了了,我要你,我要你!”   耳畔听到伟一声怒吼,紧接着便感到双腿被伟用力的分开,他挺着长枪在我的玉门关前乱沖乱撞但却不得其门而入,饶是如此,我仍被伟在这一剎那爆发出来的男子气概摺服,竟傻呆呆的未做任何反应。   “啊!好痛啊!”   我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,感觉身体像是被突然贯穿,体内被硬塞进了一截我无法容纳的东西,疼得我死去活来。   “梅,忍一忍,第一次是会痛一点的,过一会就会觉得舒服了。”   伟停下了动作,柔声安慰起我来。他还是很在乎我的感受的,我心里流过一丝丝暖流。不对头……   “你怎麽知道得这麽清楚的?我知道了,你一定是同别的女人做过这种事,对不对?”我厉声责问着伟。没想到在这样的关头我还会想到这些,还会吃这样的干醋,大概这是女人的天性吧!   “冤枉啊!梅,我发誓,我自始至终都只爱过你一个,根本就连别的女人都未曾看过一眼,更别说肌肤之亲了,我这都是听别人说的啊!”伟惶急的辩解,姑且不论他说的话是真是假,但这番话却让我听了很是受用,像喝了蜜一样甜,不过我说出的话还是半点不饶人。   “哼!谅你也不敢,你要敢爱上别人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!”   “我的小姑奶奶,你就给我个豹子胆吃我也不敢啊!再说了,到哪去找比你还漂亮的女孩子来做我的女朋友啊!”   “这还差不多。总算你……总算你……”   你什麽我却说不下去了,因为伟这时又趁我不备在我身上做起了活塞运动。疼痛尚未完全消退,快感却如波浪般一波一波的涌来,又痛又痒、酸酸麻麻,那是我未曾体会过的感觉,情不自禁的我娇呼出声……   “哦∼哦∼∼哦∼∼∼”   单调的词语因变幻出不同的声调而显出不同的韵味,昭示出我的快乐。我的快乐显然也感染了伟,令他变得更像一位勇士,更加奋勇的向我发起一轮又一轮的猛烈攻击。他的脸上因此而变得意气风发,我为自己能为心爱的人带来这样的改变而欣慰,因为他快乐所以我也快乐,他深深的进入让我有了和他身心交汇融为一体的感觉,所以我也开始奋力的迎合着他……   我像是被抛到了云天,又重重摔下,尔后又被抛了上去,辗转反侧、云里雾里、死去活来,时空好象都已不复存在……   忽然,伟再次扑到了我的身上紧紧的抱住我,依旧抱得我感觉快要窒息。如遭雷蛰,我感到从伟的身体里射出巨大的能量直透我的内心深处,将灵与欲都串在了一起,眼前漫天金星飞舞,幸福的感觉来得这样突兀,来得我猝不及防。这一刻,成为我人生路里永不磨灭的记忆,在我18岁生日的这天,我知道了,什麽叫瞬间即是永恒……   伟现在去了另一个城市,我也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求学,我们之间隔了千山万水,但我明白,在我们间有一根看不见的绳子牵着,这条绳子就叫做——爱!因为爱,所以天涯若比邻;因为爱,所以日子虽苦犹甜。未来会变成怎样,我不知道。或许伟会变心,或许我会爱上别人,但我不会为18岁的沖动而后悔,因为我——曾经爱过!

0% (0)
0% (0)